Supernova

美即道德。

毕业了。

其实没啥伤感情绪毕竟我已经经历了幼儿园毕业小学毕业初中毕业。

理学学士服真丑。

学士服真丑,跟道袍似的,S码的套身上肩膀还搭拉着。

答辩的时候一汉子说感谢生科院四年对我的栽培,让我毕业去做了房地产销售。

老子终于毕业啦!

老子要去出去玩!老子要去镜泊湖玩!

关于ABO世界观的一点小小的吐槽

ABO设定里,常常有omega假扮为beta或者alpha,然后随着剧情发展一定会遇上一个alpha,最后一定OOXX,alpha常常劝omega接受自己的omega身份,或者omega自发接受。

这在现实里活脱脱对应的就是跨性别啊,现实里面跨性别的人政治正确不应该是接受他的心理性别吗,而不是接受生理性别,对吧?

然而ABO里极少看到最后跨性别的omega最后成为alpha……

ABO设定简直就是一出耽美世界里的现实的缩影。

这儿只有废墟,没有希望。

前些日子和朋友去看《烈日灼心》,闲暇间谈起老段和李晨儿,感叹俩人居然最后走了这么两条路;今儿说起《琅琊榜》的导演孔笙,说起当年的《生死线》,又联想到《士兵突击》、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,不得不说,到底是道不同不相为谋。

我遇见他时他已经死了。

陪妹子去看了《烈日灼心》,老段真是苏的不要不要的……

老段啊,就是个妖

好喜欢小雅……

http://qsc.dreamore.com/project/view?project_id=32768&from=timeline&isappinstalled=0

这个活动的发起人说因为众筹不理想,可能做不下去了,希望感兴趣的人有钱捧个钱场,没钱帮忙转发一下

Untitled 9

当我听我一时竟不知道如何接话。我搔搔头发,翻了翻笔记本,然后决定问出来:“那个,Kili先生,现在在白城陛下行宫里收藏的那幅《Heligoland上的审判》,据传闻是Fili先生所作?”

“是的。那是我们第一次随舅舅去刚铎觐见陛下和摄政王陛下之后所作,后来由舅舅献给了陛下,据说便就一直收藏在白城行宫。”

“我有幸亲眼见过那幅画。那简直太棒了。听说那里面的Forseit就是陛下?”

Kili大笑起来,印证了我的猜想:“是的,那是陛下。那是陛下虽未成年,那种正直、公正、坚毅、慷慨的精神却已经具备了。我还记得那幅画,Forseit,那真理与正义之神坐在草地上的金色的宝座上,位于画的最上首,12位贤士分为两列,彼此面对,互相争执不休,又向Forseit陈述他们各自的理由,这排位就像陛下手下的贤臣们一般;最下首伏在地上一袭黑衣便是被审判者,他背对着人们,没有人能看到他的脸。”

“正如您所言。”

“Fili其实很有政治头脑。在离开刚铎后,与那幅画同时,Fili还画了一副《暴风雨前的贡多林》。那幅画现在在刚铎的博物馆里,我想你应该看过。”

“是的。”我点点头,那幅画大概有一面墙那么大,因此当时我分了不少注意力给它。Fili用他的画笔复原出陨落的古城贡多林,传说中高大洁白的城墙,被山脉和林木簇拥着、遮蔽着,而背景是黑压压的天幕,还有黑色的猫头鹰围着贡多林盘旋,更衬得贡多林白的不详。“您能详细说说吗,关于这其中的政治寓意?”

Kili很勉强地笑了笑:“我们是在刚铎第一次见到索伦,那时候他是摩多公爵。后来Fili私下称他为‘一个从索多玛而来的人’。我想,他那时就已经感受到了这个国家的岌岌可危。”

我把笔在手里转了一个方向。

几乎很少看到有人在写文的时候探讨“依恋类型”的探讨。他们笔下的人物,已经表现出强烈的痴迷型、疏离型甚至恐惧型,在这种不安全的依恋类型下强行使之HE,实际并不是一个合适的结局。

在小说中,对人物关系的探讨里,不安全的依恋类型会带来戏剧张力。疏离型对爱人的冷漠与言行不一、痴迷型的独占欲和控制欲、恐惧型则兼之两者。如果两人为两种不同不安全型的依恋类型,则戏剧张力翻倍。

然而不完整的关系不可能HE。即使强行HE,之后还是会出现无数的问题,有缺陷的人是需要修补的,不能否认这个。

所以处理文中人物的亲密关系时,不仅仅要考虑戏剧张力,但更应该在其中掺杂人物的转变,使之从不安全的依恋类型转为安全型,这样才是一种平等的、合格的亲密关系,才是真的HE。